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業|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甘肅新聞> 正文

紅西路軍前進劇團戰斗遺址—— “軍中百靈”永不逝 革命理想高于天

2021-06-23 09:03:32 智能朗讀:

婦女抗日先鋒團團長王泉緩(資料圖)
紅西路軍前進劇團股長王定國(資料圖)
前進劇團戰斗遺址指示牌
前進劇團遭遇戰遺址

前進劇團遭遇戰遺址碑

這是一段極其普通的黃土夯筑墻,高大約一米五左右,長十多米,寬六七十公分。

這又是一段極不普通又極不尋常的黃土夯筑墻。這是當年紅西路軍前進劇團遭遇戰的戰斗遺址。

近日,記者來到永昌縣東寨鎮下三壩村,探訪當年紅西路軍前進劇團的遺址。在初夏清晨的晨光中,看到馬路邊“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前進劇團戰斗遺址”的指示牌和永昌縣人民政府立下的遺址碑后,精神為之一振,感覺渾身熱血沸騰。寂寞冷清的田野周圍,仿佛幻化出當年紅軍將士為了理想血戰馬匪的戰斗場面,軍號聲喊殺聲馬嘶聲不絕如縷……

遺址位于下三壩村郭家下磨莊,北鄰312國道,南鄰連霍高速公路。雖然經歷了83年的風雨侵蝕,莊院大部分墻面破損消失,但當年慘烈的戰斗場景依稀可見。從存留在墻壁上的彈孔、炮彈轟出的痕跡,可以觸摸到1936年12月5日,發生在這里的紅西路軍前進劇團的將士們奮勇殺敵的可歌可泣的戰斗故事。

1933年1月,前進劇團成立于川陜革命根據地的通江縣。她們歷盡艱辛,經過了二萬五千里長征,勝利到達會寧,實現了大會師,被紅軍戰士親切地稱為“軍中百靈”。

紅西路軍前進劇團有干部戰士八九十人,隸屬總政治部宣傳部,當時的宣傳部長是劉瑞龍。劇團隨總政治部到達永昌縣城后,立即投入到發動群眾、支援紅軍的工作中去。劇團每天派出部分同志深入到街道、家庭做宣傳解釋工作,或者到東街會館戲臺演出節目,向群眾傳播革命思想,擴大紅軍影響。經過數日的宣傳發動,逐漸消除了老百姓的恐懼心理,外出躲避的大部分群眾返回家中,不少人還投入到支前工作的行列中。

隨著紅西路軍的西進,國民黨馬步芳、馬步青軍閥調集了青海、甘肅的正規軍和地方民團,在飛機、大炮配合下對紅西路軍進行圍追堵截、分割包圍,企圖全殲。此時,劇團既是宣傳隊、工作隊,又是戰斗隊,白天做宣傳工作,晚上擔負縣城的警戒防務,工作異常緊張繁忙。紅9軍在古浪城與馬家軍作戰失利,部隊傷亡很大,在紅30軍268團接應下,撤出古浪縣城,向駐在永昌的總部靠攏,駐防永昌城東二十里鋪(現東寨城遺址)。前進劇團接受總部命令,到9軍軍部駐地慰問演出。

1936年12月5日凌晨5點,全團人員和9軍派來的幾名保衛人員一起,從縣城出發。此時的河西走廊,已是水瘦山寒,極其寒冷。劇團全體人員冒著嚴寒,徒步行走,到達目的地時,已經是早上8點左右。這時,因敵情變化,9軍軍部已經轉移。劇團正在犯難之際,忽然發現數里外的大道上塵土飛揚,負責人判斷是敵人的騎兵趕來了,立即帶領全團人員隱蔽。但這里地形遼闊平坦,村莊零落,無地形地物隱蔽。大家調頭朝西跑,跑了不到一里路,有一個大土圍子,立刻闖了進去。這個大土圍子就是郭家下磨莊。郭家下磨莊坐北向南,分外墻和里墻兩部分。里墻高10米,厚度1米,占地面積1200平方米,院內皆是廊檐房子,當地人叫做“八廊房”。大家進去以后,才發現莊內的老百姓早已外出躲避。大家很快關閉了莊門,一部分人用雜物堵塞了門洞,一部分人爬上房頂,占據門樓和莊墻,準備抗擊敵人。不久,馬步芳100師的馬步鑾騎兵團(黑馬隊),向郭家下磨莊涌來。敵人把劇團當作9軍軍部,四面被圍得水泄不通。

全團雖然有幾十人,但戰斗力很弱。除團長、政委、指導員每人有一支手槍,七八名保衛人員有步槍外,其余大多數是十七八歲的年輕女戰士,沒有什么武器。敵人不停地用步槍、機槍朝莊內射擊,還用迫擊炮向莊內轟。戰斗相持到9點多鐘,劇團負責人意識到形勢十分危機,無論如何要派人向總部報告情況,請求派部隊救援,就決定利用南邊墻高,敵人包圍不太嚴密的情況,吊下人去報信。當時找不到繩索,不知誰出了個主意,把大家的綁腿帶子連接起來,很快擰搓成了一根繩子,從10米高的圍墻上吊下一名男同志。他穿過莊子南邊的一片樹林,沖出了敵人的包圍圈。駐扎在縣城里的總部得到前進劇團被圍困的消息后,總指揮徐向前命令紅西路軍一個騎兵連前來解救。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當騎兵連的戰士們騎著繳獲的戰馬到達那里的時候,敵人打起了呼哨,戰馬向敵方跑去,許多紅軍戰士從狂奔的戰馬上摔了下來,遭到了敵人無情射殺。幾位冒死沖到莊墻下的紅軍戰士,卻發現他們面對的是10米高的莊墻,根本無法攀登上去。劇團政委易云均眼見墻上的人下不去,墻下的人上不來,敵人卻如潮水般涌過來。于是,她當機立斷趴在莊墻上喊道:“戰友們,謝謝你們,趕快退回去吧,再晚了連你們也出不去?!本仍膽鹗總儫o可奈何地含淚而去。

敵人持續攻不下莊子,便用火力掩護,七八個敵人爬上了莊子東面的一棵大楊樹,居高臨下朝莊內射擊,正在屋頂指揮戰斗的支部書記、政治指導員廖赤健(女)中彈犧牲。戰士們滿腔仇恨,奮起反擊,把樹上的敵人統統打了下去。在緊張的戰斗中,劇團政委易云均、團長周武功、副團長汪賢臣、導演任弼煌等10多名干部、戰士相繼犧牲,還有不少戰士負了傷。

劇團主要負責人的犧牲,給大家帶來了極大的悲痛?!盀闋奚耐緜儓蟪?!”大家滿腔怒火,喊著口號堅持戰斗,用手榴彈、石塊、磚頭、木棒打擊敵人。就這樣,大家一直堅持到傍晚,敵人始終沒有攀上圍墻。整整一天的時間里,戰士們滴水沒進口,粒米未粘牙,饑餓、嚴寒考驗著每一個紅軍戰士。伴隨著汗水血水和極度的疲勞,活著的人都滾成了土人,只有兩只眼睛在閃動。臨近傍晚,30軍88師政委派人來傳話,要劇團設法組織突圍撤退。但剩下的都是女戰士,干部和年齡大一點的都犧牲了,無法突圍。夜幕降臨的時候,毒辣的敵人用汽油、柴火燒開了莊門,蜂擁而入。劇團剩下的五六十人,寡不敵眾,全部被俘。

敵人發現都是些女娃娃,不是紅9軍軍部,才知道上了當,就惱羞成怒,嚷嚷著要刀砍、槍斃紅軍女戰士。戰士們毫不畏懼,說殺就殺吧!當紅軍、干革命就不怕流血,更不怕殺頭!但她們并沒有被殺頭。敵人把她們押解到指揮部的后院里關押起來。在關押期間,紅軍總部設法營救她們,給馬元海送信,要求釋放她們,敵人不干。紅軍總部又以在土門子被我軍俘虜的一個敵人工兵營作交換,馬元海也不干。三四天后,敵人又把她們押送到涼州新城關押。在這些天里,還讓這些“共產丫頭”挖樹坑、受苦役,倍受欺凌、摧殘,不久,又將部分人員押解到青海西寧,送給馬步芳,逼迫當“跳舞隊”。過了兩個多月,馬步芳又把“跳舞隊”的一部分人,分送給在張掖屠殺紅軍的劊子手韓起功(敵軍旅長)。當時,謝覺哉同志的夫人、時任紅西路軍前進劇團股長的王定國也到了張掖。后來,幾經周折,得到地下黨組織的營救,王定國于1937年下半年從張掖回到蘭州八路軍辦事處,成為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回到了黨的懷抱。王定國后來歷任延安市婦聯主任,中央法制委員會機關黨支部書記,最高人民法院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全國政協第五、第六屆委員會委員。

1983年9月,王定國來永昌重游故地時,在紅西路軍總供給部部長鄭義齋的遺孀楊文局等人的陪同下,來到前進劇團遭遇戰戰斗遺址,深切緬懷昔日的戰友,并題寫“紅西路軍精神永放光芒”的題詞交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館永久收藏。2004年5月,中央電視臺制作的大型電視專題片《共和國主席李先念》收錄了這處戰斗遺址的全貌。

前進劇團在郭家下磨莊的遭遇戰,雖然全團覆沒,但起到了牽制敵人,掩護9軍軍部轉移的作用,用生命和鮮血在紅西路軍奉命征西打通“國際通道”的歷史上寫下了悲壯一頁……

□據《金昌日報》

來源: 蘭州日報

關閉
国产成人午夜精品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