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業|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國際新聞> 正文

美國前部長:美國最大的危險不是中國,應該小心自己轉向法西斯!

2021-06-23 10:20:44 智能朗讀:

英國《衛報》近日刊登美國前勞工部長、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羅伯特·賴希(Robert Reich)的文章,稱美國今天面臨的最大危險并非來自中國,而是美國自己“轉向法西斯主義”。

羅伯特·賴希

文章稱,中國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立場,正在美國引發兩黨的強烈反對。作者認為,如果這能夠導致美國對基礎研究、教育和基礎設施的更多公共投資,那很好——就像1950年代后期蘇聯帶來的“人造衛星時刻”那樣。但作者稱,它也帶來了危險。

60多年前,對蘇聯突然超越自己的恐懼感,讓美國擺脫了戰后的自滿情緒,并導致美國去做了一些早就應該去做的事情。 盡管美國做的這些事都以國防為借口——例如出臺《國防教育法》和《國防公路法》,依靠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進行半導體、衛星技術和互聯網的基礎研究——但帶來的結果卻是提高了美國一代人的生產力和工資水平。

美國很多科技成果都是DARPA主導的

后來,當蘇聯走向解體時,美國又找到日本充當下一個“陪練”。當時,日本制造的汽車正在從美國三大汽車制造商手中奪走市場份額。與此同時,日本企業三菱地產還收購了洛克菲勒中心大量物業,索尼公司收購了哥倫比亞影業,任天堂也在考慮收購西雅圖水手隊。到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圍繞著日本對美國競爭力帶來的“挑戰”,以及日本對美國就業市場的“威脅”,美國國會曾經舉行過無數次聽證會。

作者認為,美國沒有看到自己的金融體系類似賭場,只追求立即獲利

作者提到,當時美國社會涌現了一大批妖魔化日本的書籍。帕特·喬特(Pat Choate) 的《影響的代理人:日本在美國的游說者如何操縱美國的政治與經濟體系》(Agents of Influence : How Japan's Lobby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Manipulating Wester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s)聲稱,東京花錢收買有影響力的美國人,旨在實現“對美國的有效政治統治”;而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 (Clyde Prestowitz) 的《交換地位》(Trading Places) 認為,由于未能充分應對日本的挑戰,“美國的實力和美國人的生活質量在各個方面都在迅速下降”;威廉·S·迪特里希 (William S Dietrich) 《在旭日的陰影下》(In the Shadow of the Rising Sun)則聲稱日本威脅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最終威脅美國的自由,“就像過去納粹德國和蘇聯的危險一樣”。羅伯特·齊林斯基(Robert Zielinski)和奈杰爾·霍洛威(Nigel Holloway)的《不平等權益》(Unequal Equities)認為,日本操縱其資本市場來破壞美國公司。此外還有斷言日本不斷增長的實力,將使美國面臨成為“敵對的日本(所主導的)世界秩序”犧牲品的風險,或是宣揚美國和日本開戰之類的著作,不一而足。

作者指出,但是這些惡毒的陰謀其實并不存在,美國沒有注意到的是,日本在本國的教育和基礎設施上進行了大量投資——這使日本有能力生產美國消費者想要購買的高質量產品。美國也沒有看到自己的金融體系類似賭場,只追求立即獲利。美國也忽略了自己的教育系統讓近80%的年輕人無法閱讀理解新聞雜志,還有許多其他人并為就業做好準備。不安全的橋梁和坑坑洼洼的道路基礎設施,正在使美國的生產力水平降低。

作者還寫道,就如今的中國例子來說,中美之間存在地緣政治競爭是顯而易見的。作者稱自己并不是要淡化中國對美國的挑戰,但縱觀戰后的美國歷史,責備他人比責備自己更容易。

文章認為,美國今天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來自中國,而是美國向原法西斯主義(proto-fascist)的轉變。作者提出,美國必須小心,不要過度妖魔化中國,這樣會鼓勵一種新的偏執狂,進一步扭曲美國的優先事項,鼓勵本土主義和仇外心理,并導致軍事支出越來越大,而擠占對美國未來繁榮和安全所依賴的教育、基礎設施和基礎研究的公共投資。

作者最后指出,當今的美國社會在日益多樣化,其經濟與文化正在與全球其他地區的經濟與文化迅速融合,而美國的核心問題是:是否有可能在不創造出另一個”敵人“的情況下,重新發現美國的身份和美國人的共同責任。

來源: 環球時報新媒體

關閉
国产成人午夜精品影院